当前位置:首页 > 站长资讯 > 搜索引擎不能只收钱不担责

搜索引擎不能只收钱不担责

2016-05-04 16:18  浏览:   标签:

  • 正文
  • 点这评论:(0人参与)

继“血友病吧事件”惹恼网友之后,一个青年魏则西的死亡再次让国内搜索引擎大佬百度成为众矢之的。

因为听信了百度搜索中关于“滑膜肉瘤”的广告信息,魏则西在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尝试了一种号称与美国斯坦福大学合作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在花费了20多万元的医疗费后,才得知该疗法在美国早已被宣布无效停止临床。而这位青年的肿瘤已扩散至肺部,最终不治身亡。

百度作为网络信息平台,其竞价排名推广的内容是否涉嫌违反《广告法》,又一次引发了各界的关注。

进展

在知乎上被骗万元系乌龙?

一个青年的死亡,像一个雪球,在舆论的关注下越滚越大,掺杂着同情、质疑、分析调查和反思,真相一点一点被拨开。

一位不愿具名的互联网技术研发人员告诉记者,他是魏则西在西安科技大学的师兄,“其实,我从去年11月就开始在知乎上关注魏则西的事情,看到他一直在知乎上求助,希望能找到可以医治的办法,直到今年4月初去世。”

在知乎,求医心切的魏则西和其家人,不仅获得了一些热心网友的帮助,还查到了所谓“免疫疗法”的真相。然而,魏则西的父亲曾对媒体透露,在求助百度之前,还在知乎上遭遇过一个“骗子”。

据魏父回忆称,为了儿子去日本治病,曾向某个知乎用户打款上万元,为了翻译病历和支付挂号费,但最后,这名知乎用户却不肯交给魏父其翻译的病历,随后被拉黑中断了联系。魏父在知乎上被诈骗上万元的事情给本就悲凉的青年之死增添了一抹灰色。

昨日,记者从知乎方面获悉,知乎方面联系了该用户,并回应称,“魏爸爸他们想去日本看病,该用户把翻译的病历带去两家日本医疗机构问诊,分别为日本国立放射医学研究所(NIRS)所属的重离子医用加速器治疗中心(HIMAC)和日本国立癌症中心(NCC),其中前者的病院长镰田正教授的书面诊察费用为118800日元,约合7270.56元人民币,而后者的诊费与之基本相当。魏父先后一共付给他1.4万元,几乎跟两家医院的问诊费之和差不多。该用户表示这些钱是门诊费,而非翻译费。基于日本医院方面的医学判断,两家医院最终并未收治魏则西。”

据知乎平台相关负责人介绍,该用户向知乎提供了病历、镰田正教授的诊察意见书和收据、国立癌症中心医生的书面意见(报告书)、原始笔谈记录,并表示此前就已经将病历、诊断结果和收据直接提供给了魏则西。

据该知乎用户称,“后来确实没有再继续帮魏爸爸他们,因为魏爸爸的希望超过了现有医疗的能力。”而据知乎后台系统显示,魏则西账号与这位用户在知乎上互相之间并无任何屏蔽操作。

知乎方面表示,因为尚未联系上魏父,所以通过现在的证据调查,恐怕无法确认“知友骗取魏父过万元金钱并将其拉黑”的报道属实。

焦点

搜索引擎推广暂属法律空白

除了逐渐逼近的真相,处于舆论漩涡中心的百度难逃追责,那么,搜索引擎内容推广究竟是否涉嫌违规呢?

对此,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常亚春律师告诉记者,“根据《广告法》规定,报纸杂志等平台刊发广告,平台有责任对内容进行审查,但互联网广告并无具体规制,因为商家在百度上付费购买的是关键字,竞价排名,通过搜索引擎的关键字链接到相关网站,通过这些网站再发布广告。这样一来,一方面搜索平台对广告内容难审核,另一方面,百度推广是否属于《广告法》管理范畴,目前尚属法律空白,需要立法推进完善。”

据梳理,在此前多个司法裁判中,百度推广都被认为是信息检索技术服务,而非广告服务,因此不受《广告法》约束。

今年4月,北京高院发布《关于涉及网络知识产权案件的审理指南》39条明确规定:“搜索引擎服务提供者提供的竞价排名服务,属信息检索服务。”去年9月份刚刚通过的新《广告法》,其中第四十四条明确:“利用互联网从事广告活动,适用本法的各项规定。”

然而,新《广告法》的这句话略显宽泛,也很模糊,仍然没有明确界定“百度推广”这样的行为是否属于利用互联网从事广告活动。

去年,国家工商总局发布的《互联网广告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第三条明确指出,“本办法所称互联网广告,是指通过各类互联网网站、电子邮箱,以及自媒体、论坛、即时通讯工具、软件等互联网媒介资源,以文字、图片、音频、视频及其他形式发布的各种商业性展示、链接、邮件、付费搜索结果等广告。”

业界认为,该办法明确了“付费搜索结果”为广告,然而,颇为遗憾的是,该办法至今仍在“征求意见”中,“百度推广”是否属于广告服务,暂属法律空白。

专家

权利义务应对等不能只收钱

“一般查东西,百度搜索出来的第一页我几乎都不看,因为基本全是推广。不少网友打开搜索引擎大多都有一定的需求,获取信息或帮助等等,但针对用户需求,百度却把有商业利益的往前放。”这位不愿具名的技术研发人员告诉记者。

“竞价排名被说了好多年。前两年有一次跟朋友出去玩,在一个古玩店里,听到有一个自称是百度的人,正在扫街拉店,说大概多少钱可以在搜索结果里排名前多少位,要不是亲耳听到也不会相信,竞价排名是真的。现在回想那个人有可能是相关的代理公司。”

青年魏则西之死,把搜索行业频被诟病的商业模式置于聚光灯下,接受法规、道德和人性的多重拷问。值得玩味的是,昨日晚间,360搜索发声表示:“即日起,360搜索放弃一切消费者医疗商业推广业务,向广大网民提供安全、干净、可信赖的搜索服务。并呼吁所有搜索企业,在相关的法律和制度完善之前,为了生命和健康,暂时放弃商业利益。”

“像百度、谷歌等大企业不仅仅是简单的商事主体,因为影响力大,需要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即使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也仍需自律。权利义务应对等,不能只收钱不担责。”常亚春律师坦言。

同样作为搜索引擎国际大佬的谷歌,是如何处理这类问题的呢?记者梳理发现,谷歌也曾在虚假医疗广告的问题上摔过跟头,并遭受过严厉的惩罚。

2011年8月,谷歌与美国司法部就非法网络药店广告一事达成和解,谷歌为此支付了当时企业最高额的企业罚金5亿美元。但正因为此,谷歌主动设置了自动广告过滤机制,在大多数情况下,可以有效杜绝在谷歌看到虚假医疗广告的可能性。在谷歌美国搜索魏则西病症的滑膜肉瘤,会发现谷歌同样也有医疗广告,却有着更为明显的标识。值得注意的是,与百度标志性的竞价排名相比,谷歌的付费广告并不影响排名。排在前列的始终都是相关百科与官方机构。

根据谷歌发布的报告显示,去年总计预先屏蔽了7.8亿条违规广告,封杀了21.4万家广告商;其中包括1250万条违规的医疗和药品广告,涉及药品未获批准或者虚假误导性宣传等原因。